山东齐长城:“文化旅游带”建设提上日程

   1987年,长城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入世界遗产名录。其中,位于山东的齐长城是中国现存年代最早、有遗迹可考、保存状况较好的古代长城,具有重要的历史文化、科学研究及旅游观赏价值。

  齐长城蜿蜒千里,跨越山东济南、泰安、淄博等地,仅在淄博市,齐长城就途经9个镇(街道)、26个村庄。淄博市博山区齐长城保护员李琰说:“博山区有14名文物保护员,分布在各镇(街道)进行文物安全巡查。对于齐长城遗址,我们的职责是发现、报告因自然灾害带来的重大安全隐患或人为因素造成的破坏,同时也要对周边景区、道路等环境及时进行监管。”博山段齐长城走势高、区域分散,李琰每天驱车几小时前往目的地巡查。

  “尤其是今年疫情期间,我们按疫情防控部门、文物部门总体部署,做好防疫,坚持巡查,每天汇报。最难忘的是,因遗址跨度大、辐射广,我申请了能够出入不同村庄的‘通行证’,对值守区域特别是部分风险地带重点巡视。”李琰说。

  山东省临沂市沂水县马站镇关顶村村民刘金柱是一名齐长城保护员。今年一个周末的早上,刘金柱先去地里绕了一遭,看了看庄稼,回来吃罢饭,简单收拾了下农具,牵起两只羊,往村东走去。那里,是他看护齐长城沂水段的起点。

  沂水县文物部门要求保护员每次巡查都要拍现场照片。为此,以前用着老年机的刘金柱特意让儿子买了一部智能手机。儿子开玩笑地对他说:“你那点补贴,得干两年才换得起这个手机。”刘金柱对儿子说:“人如果眼里都是钱,这齐长城早就销声匿迹了。”

  今年夏季,尤其是7月至8月,沂水的降水量较往年同期有大幅增加,齐长城保护的任务陡然增加。7月底的一天,刚过下午6点,天就黑下来,乌云密布,狂风大作。刘金柱赶紧穿上雨衣和雨靴,扛起铁锨,打着手电,去了齐长城。还在路上,大雨就倾盆而下。刘金柱趁着夜色、冒着大雨,把自己负责的3公里齐长城巡查了一遍。遇到有积水的地方,他就赶紧用铁锨排水。当天晚上快11点时,刘金柱终于回到了家。路上摔了两跤,雨衣后背都是泥。他一进家门,就赶紧把雨衣脱掉,生怕老伴发现了跟着担心。那一晚,他一宿没睡,回到家还是怕齐长城上有积水的地方。第二天早上不到5点,他就又跑到齐长城上,确定各处没有坍塌,他才放下心来。

  现在,只要地里没事,刘金柱每天中午都在齐长城上。他的两只羊在不远处,他坐在树荫下。“那长城和羊,都是我的朋友。”刘金柱说,“几千年留下的东西,不是每个地方都有啊!”

  对于长城,特别是齐长城这样的世界遗产,仅仅依靠保护员是不够的。淄博市借助文物安全“天网工程”等,加强重点文物保护管理,还争取到国家文物局专项保护经费1745万元,以不改变文物原状和最小干预为原则,对齐长城博山风门道关、两平段和淄川城子段等进行修缮。“博山境内的齐长城有山体、石垒墙体、土冗几种形态,像目前已修缮的两平段就是一段土长城,因周围矿山开采造成了破坏。修缮工作既要针对齐长城本体,也要恢复周边生态,以确保整个系统工程和谐统一。”淄博市博山区文物事业服务中心主任李生军说。

  今年6月,山东省人民政府办公厅印发《山东省文化旅游融合发展规划(2020—2025年)》提出,依托齐长城世界遗产廊道和沿线文旅资源,以齐长城遗址为重要节点,突出齐文化阐发、展示等,打造“齐长城文化旅游带”。《规划》明确,打造“齐文化旅游示范区”等四大文化旅游示范区是2020年至2025年山东文化旅游融合发展重点任务。其中,齐长城本体保护项目、齐长城生态休闲游目的地项目等,既将齐长城沿线资源“串珠连线”,又与齐文化研究、齐文化遗产保护展示等一体推进,凸显了文物保护、非遗传承、产业发展等多要素的共融。

  济南市莱芜区境内齐长城跨越200余座山巅进入淄博市博山区。历史上,因其处于咽喉要道,形成了诸多关隘、城墙、烽火台,迄今保存较为完整。挖掘文化内涵、引入多元业态、规模化连片利用,正在成为齐长城沿线文化旅游高质量发展新模式。

  以古迹为依托,莱芜区正在丰富齐长城文化游、考古游等产品内容,开展“齐长城徒步游”等活动,推动齐长城保护与旅游经济效益实现“双赢”。淄博市有序开发齐长城沿线原山、鲁山溶洞群等8处国家4A级旅游景区和牛记庵、五阳湖等17处国家3A级旅游景区,建成淄川上舍民宿、博山西厢静心山居等50多家精品民宿。此外,房车露营、休闲自驾等旅游新业态渐成规模。

  淄博市淄川区文化和旅游局局长唐加福介绍,按照大景区、精品民宿、传统古村落统筹规划的思路,淄川区依托扶贫题材电视剧《马向阳下乡记》拍摄和国家级非遗孟姜女传说等,打造推介涌泉、梦泉等齐长城沿线A级景区。另外,对齐长城淄川段内15处国家级古村落进行整体性保护,开设民俗展示馆、乡村记忆馆等体验场所。截至目前,该区景区旅游总收入已恢复至去年同期的50%以上;满足小众游、健康游需求的“齐长城人家”系列精品民宿备受游客青睐,从清明节至今,入住率提高逾30%。

  当然,一些问题仍值得重视。“齐长城地理环境复杂、遗产数量多,保护工作以属地分段实施为主,虽然沿线形成了较好的联动机制,但基层仍存在任务重、难度大、资金和人员不足的现象。另外,齐长城知名度远不如明长城,人们对其认识不充分,也为遗产保护带来了一定困难。”李生军建议,齐长城保护工作中,文物部门要与国土资源、农业、林业等相关部门加强联动。与此同时,还需要进一步理顺保护与开发、利用的关系,避免某一方自说自话,杜绝因机制不畅造成无序开发或资源浪费。

评论

  • 相关推荐
  • 要闻
  • 金融
  • 教育
  • 鲁商
  • 环保
  • 科技
  • 健康
  • 法制
  • 食安
  • 公益
  • 旅游
  • 文化
  •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