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寻五岳之首的文化

  

u=3763153008,1162609899&fm=173&s=7C98AF5601D26C6D00D

 

  秦山被誉为五岳之首,是世界物质与精神双遗产。秦山自古至今声名显赫。打开中国的历史典籍,从《十三经) 到《二十五史》,多处可见对于泰山的记录和描述。它是一座富有象征意义的山,它是中华民族的历史、文化与自然赋形的结品,是中华民族精神的重要喻体。

  泰山博大深广、延续不断的历史文化,雄伟高耸、拔地通天的自然特征,得天独厚、位踞东方的地理优势,形成了秦山特殊的地位泰山与中华文明血脉相连历代统治者和广大民众都采取种种仪式,表达对杂山的景仰与膜拜,由此形成了颇具特色的“泰山崇拜”现象。最具特色就是泰山封禅,帝王封禅是中国历史上独有的现象,在帝王封禅史上,除了武则天以女皇的身份封过中岳高山外,其他所有的封神都是在奉山举行的,这为泰山注人了天人合一的文化意蕴。所谓封禅,就是祭天祭地,古代帝王用这种形式,表达对昊天上帝佑护的谢意,并祈求上帝保佑风调雨顺、国泰民安。历代皇帝选中泰山进行封禅仪式,就是认为泰山形体高大、位于东方,是可以与天交流的“天梯”。帝王能与天对话,表明其威严神圣的地位崇高无比。

  古代最初的祭天活动是一种叫“柴望”的仪式,即在山!顶燃起大火,借青烟的徐徐上升,人们把心中的愿望带到刂天上,实现与天的交流。“柴望”的仪式是很壮观的,山上燃起大火,火中撒上名贵的香料,随着香烟腾空而起,山下万民欢呼,成就了一个辉煌的时刻。泰山祭祀把万众凝聚到一起,民族的团结与统一就在这大火与欢呼中完成了升华。历代帝王对泰山的祭祀封禅,留下了泰山独特的帝王文化印迹。周代帝王留下了封禅遗址——周明堂,这是所谓先秦72代封禅泰山的帝王中留下的唯一遗迹。秦始皇帝嬴政是史书正式记载的第一个到泰山封禅的皇帝。从此以后,封禅逐渐脱离了“柴望”的原始形态,增加了更多的社会政治内容和皇帝本人企求长生不老的求仙意识。汉武帝在位54年,共8次来到泰山,5次登顶修封。唐玄宗李隆基封禅时,公开了专给天帝看的玉牒书,还为泰山留下了号称天下大观的《纪泰山铭》,洋洋千余言,刻于13米多高的天然峭壁上;武则天封禅泰山留下了著名的鸳鸯碑。然而,宋王朝时,宋真宗则演出了封禅史上的一出闹剧,把封禅推向了末路。宋以后的皇帝不再到泰山封禅,而是改成了对泰山神的祭祀,规模也小得多了.民间祭祀。

  封禅盛典对于民众的泰山信仰产生重要影响。泰山上宗教众多,且走向世俗化的特点使得民间的祭祀活动日益繁盛。泰山有众多的神祇,而诸神中的绝大多数是民俗神。东岳大帝泰山老奶奶(即碧霞元君)、王母娘娘、石敢当、城隍、人祖、八仙、鲁班、风伯、雨师、火神、龙王、雷神、电母、关帝、药王、豆神、五哥、二郎等,几乎无一不是富有生活情调的民俗神。其中最主要的泰山神有两个,一是东岳大帝,一是碧霞元君。影响更大的是碧霞元君。在民众中,人们更熟悉和热衷的是“泰山老奶奶”。每到农历三月十五和三月二十八碧霞元君和东岳大帝的生日,泰山都要举行盛大的庙会。此外在泰山风俗中,有一种事象为“泰山石敢当”,就是以石碑(或小石人)立于桥道要冲或砌于房屋墙壁,以禁压不祥之俗。它在中国民间甚为流行,甚至影响国外。

  最值得赞扬的乃是泰山精神。泰山拔地通天的巍然雄姿,激发了人们登攀向上的渴求。在不断攀缘的过程中,展现了人们努力进取、自强不息的精神。从孔子的““登泰山而小天下”(《孟子·尽心》),到杜甫的“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望岳》)、邹善的“宁不念崎岖,怀此久且……频1语鲁诸生, 万仞在自力”(《登泰山》)、朱节的“大观荡尘襟,敢辞登陟难”(《登岳》)等等,都精辟地揭示了这一主旨由于秦山给人以凝重、稳重的视觉感受,在古人“君子比德”的思维下,泰山就成为某种高尚人格的象征。汉代史学家司马迁提出“人固有一死,或重如泰山,或轻于鸿毛”(《报任安书》)史圣以蒙受奇耻大辱的人生体验为代价,感悟出泰山所蕴含的人格价值。

  泰山文化在形成中,广泛吸纳了各区域、各民族的优秀文化,使其文化特征呈现多元色彩,体现了中华文化博大兼容的一面。秦李斯在《谏逐客书》中论称:“泰山不让土壤,故能成其大。”正是对这一文化特色的生动概括。

  秦山“雄重盘礴”(元好问语)的山体,自古以来就是稳定安宁的象征。因而人们便很自然地将泰山与国家、社会的安定联系起来。最早体现这一思想意识的,是汉代准南王刘安之《上武帝书》中云:“天下之安,犹泰山而四维之也。”意思是说:国家的安定,宛若泰山被结物的大绳所固定一样(牢不可移)。由于“泰”字除有“大”意外,也包含“安”意,古代“治而通”的政局也称之为“泰”。由实及名,泰山遂进而成为体现“国泰民安”此一民族价值观念的最佳载体

  泰山文化是最值得山东人骄傲的,泰山是政治的泰山,是文人的泰山,也是艺术的泰山。泰山风景秀丽,碑刻众多。许多名人、墨客都在泰山留下他们的足迹。伟大的思想家孔子曾到过泰山,泰山成为他孜孜以求文化知识的地方,如今泰山上还有为纪念孔子而建的孔子庙。秦代李斯在《谏逐客书》中留下了“泰山不让土壤,故能成其大”的经典名句;汉代伟大的史学家司马迁则为后人留下了“人固有一死,或重于泰山,或轻于鸿毛”的千古句言;唐代李白的“天门一长啸, 万里清风来”为泰山留下了绮丽的诗文;杜甫的《望岳》“岱宗夫如何,齐鲁青未了。造化钟神秀,阴阳割昏晓。荡胸生层云,决眦入归鸟。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成为不朽的诗句经典;清代作家蒲松龄的泰山诗赋《齐鲁青未了·抚台观风》、《登玉皇阁》等,都成为泰山文库中的不朽佳作。当历史进入20世纪之后,从泰山文化艺术的意义上,可以提的名字还很多,康有为、梁启超、林纾、冯玉祥、毛泽东、蒋介石、徐志摩、徐悲鸿健吾、刘海粟等,他们都是足以影响甚至改变历史的人,他们共同组成了泰山的现代文记忆。

评论

  • 相关推荐
  • 要闻
  • 金融
  • 教育
  • 鲁商
  • 环保
  • 科技
  • 健康
  • 法制
  • 食安
  • 公益
  • 旅游
  • 文化
  • 视频